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梧桐小說野外驚魂

发布时间:2019-10-12 15:20:03

  摘要:借着微弱的星光,他清楚地看到,瓶子里的酒剩下一半了亦趋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强打精神,仔细地检查着酒瓶,瓶口是密封的,瓶身是完好的,可酒却不见了一半老張頭的話應驗了亦趋只觉一股热血直往头上涌,接着两眼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突然,亦趋的前方刮起一股旋风这旋风像河里的旋涡,夹杂着巴掌大一小片黄裱纸旋转着直往天上冲这是一条小路,一边是高耸的山,一边是数丈深的壑,旋风恰好挡住了亦趋的去路亦趋不敢从旋风中穿过去,因为小时候听老人们说,从前有个人想穿过旋风,人被卷进旋风后就无影无踪了,许是被鬼抓走的亦趋不敢冒这个险,想想反正太阳落山之前是赶不回去了,也不在乎再耽搁一两分钟可是哪曾想,这旋风在那里旋呀旋的,却没有了要离去的意思,亦趋等了足足有五分钟,旋风依然把那片黄裱像猴一样地耍着

  一股无名的怒火从亦趋的心底陡然生起,难道这鬼风不散去我就不回家了不成亦趋突然记起以前曾听过鞋可以扣住鬼风的说法,虽说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毕竟此时阳气不足阴气有余是不争的事实,但怒火中烧的亦趋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脱下左脚上臭气熏天的解放鞋,抓起来就朝旋风盖了过去说来也怪,旋风像是化了一样,眨眼间就不见了亦趋吁了一口气,略带一丝得意,大步向前走去

  亦趋向前走了十几步,一小块锋利的石子刺痛了脚,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光着一只脚呢想到过会要经过坟地,顿时一股不安全感从光着的脚底迅速传遍全身返回去取鞋来穿上亦趋几乎没怎么细想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他用脚想将扣着的鞋翻过来直接穿在脚上,踢了几次却怎么也翻不过来,于是不服气地弯下腰伸手去翻鞋,明明是抓在手上的鞋怎么翻不动呢亦趋把背包往肩膀深处推了推,双手掰住鞋像拔河似地一使劲,由于用力过猛,他禁不住一个屁蹲跌坐在了地上他就势把鞋穿在脚上,在站起来的档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看了一眼刚才扣鞋的位置这一看不要紧,亦趋顿时灵魂出窍,吓了个半死鞋扣住的正是那一小片被旋风玩弄的黄裱,黄裱上竟然有一滩鲜红的血刚站起来的亦趋两腿一软,原地跌坐了下去好在他的意识还算清醒,他必须尽快赶回家去他吃力地用手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双腿像是得了软骨病,关节也不听使唤,仅凭着一股子回家的意志力支持着,跌跌撞撞地往家走去

  亦趋像被什么在后面追逐似的,走着走着不觉脚步越来越快,简直是脚下生风,最后演变成一路小跑太阳就快落山了,他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回家老张头的话像刺耳的警笛,一次次地在耳畔响起——“走夜路千万不要带酒,会被鬼偷喝的”不知是因为走得太急还是太过紧张,已是秋意凉爽的时节,亦趋还是满头大汗了

  亦趋几乎每隔五秒钟就要撩起上眼皮瞅一瞅前方的太阳,那太阳逐渐变得昏黄、巨大,好像也越来越沉重起来,加速地向远处的山头滑落下去随着太阳的滑落,亦趋的心却以十倍于太阳的速度提升与此同时,他的脑子也在飞速地运转着,那片乱坟堆是他回家的必经之路,无论如何也是绕不过去的;背包里的酒也不可能扔掉,那可是用来招待未来的老丈人的,也是今天去镇上唯一的目的老张头的话像令人厌恶的苍蝇,固执地在耳边嗡嗡作响,亦趋的后脊梁骨一阵发凉,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太阳已经触到了山头,它散发着像老油灯一样昏暗发黄的余光,它的白日里耀眼的光芒像是被大山吸尽了似的亦趋离家还有二里多地,离坟地还有一里多地亦趋突然意识到就算是插上翅膀,他也不可能在太阳落山之前回到家了,甚至不可能走过坟地亦趋的心里一阵发紧,他的心早已提到嗓子眼儿了,这一紧,心像是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似的双脚有些不听使唤,机械地迈着草书般的步子

  本就摇摇欲坠的太阳没过多久就沉沉地落在了大山深处本来绿色的庄稼地也变成了黑压压的,微风吹来,那些玉米杆子、高梁穗子一个个摇头晃脑,并发出沙沙的响声前面的小路也渐渐模糊起来,只依稀沿着发白的路线走去田地里不知名的虫子们争先恐后地发出叫魂似的声音,有尖利的,有低幽的,有高昂激越的,有低沉吟哦的……身处其中,再回味着老张头的话,亦趋的头皮一阵阵发紧发麻,他用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嘴唇,憋住一口气,硬着头皮住家里赶去

  天黑尽时,亦趋正好经过乱坟堆亦趋斜着眼睛打量着这片存在了不知道多久的乱坟堆,除了十几个黑黝黝高低大小不一的乱坟堆外,再不见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这与平日里的印象是一致的乱坟堆里静悄悄的,也许鬼魂们早已睡熟了吧偶尔有一两只癞蛤蟆咕噜咕噜地叫上两声,这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与刚才路过的庄稼地相比,这里反倒视野开阔一些,如果不是埋着一些孤魂野鬼的话,这里并不比刚才路过的庄稼地更瘆人想起老张头的话,亦趋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背包里的酒瓶,硬梆梆的还在亦趋轻轻舒了一口气,想着就快回到家了,今晚上要给老丈人喝好,这终身大事就算是板上钉钉了一想到这里,亦趋的脚步轻快起来,他甚至想哼着小曲往家赶

  顺利路过乱坟堆,什么事也没发生这让亦趋紧绷着的神经几乎就要彻底地松懈下来了不知是出于放松,壮胆,验证,还是别的什么心理,亦趋回头向后看了一眼这看一眼不要紧,亦趋差点就叫出妈来一小簇淡蓝色的火焰像长了脚似的紧跟在自己的身后亦趋再往前走,那可是比死还难受,他总觉得那团淡蓝色的妖火伸出长长的软软的手臂,在他背上的脊梁骨处轻轻地挠着,缠绕着他不知道那两条腿还是不是自己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见走出多远

  亦趋毕竟是个大小伙子,坚强勇敢,克服困难才是男子汉的本色亦趋干脆转过身,倒着前行他死死地,甚至有些恶狠狠地盯住那团火,看着它由强变弱,由大变小,直到最后消失亦趋做了一个胜利似的深呼吸,继续往前走可这样倒着走实在是别扭,既然火已经没有了,转过身来正着走又何妨想到这里,亦趋原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身天那簇淡蓝色的火焰就在眼前这一惊非同小可,亦趋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在下降

  老张头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亦趋几乎是凭着一股意志力伸手摸向背包,在,瓶子还在但他又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一只手攥紧酒瓶,将酒瓶提了出来,借着微弱的星光,他清楚地看到,瓶子里的酒剩下一半了亦趋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强打精神,仔细地检查着酒瓶,瓶口是密封的,瓶身是完好的,可酒却不见了一半老张头的话应验了亦趋只觉一股热血直往头上涌,接着两眼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亦趋迷迷糊糊觉得耳边有“呼哧呼哧”的声音,似乎还有些湿漉漉热乎乎的感觉亦趋费力地把眼睛扯开一条缝,一个雪白的毛茸茸的东西出现在眼前,他不知哪来的力量,霍地一下坐起,眼睛睁得像两只大灯泡他瞪着眼睛把头使劲摇了摇,突然放声大笑

  原来,这个毛茸茸的东西是一只白色的山羊这是老张头羊群里的一只,也许它是口渴了,刚才正舔亦趋脸上的汗水止渴呢,亦趋的突然坐起和大笑着实把它吓了一大跳,撒腿跑了个影无踪这一惊一笑一跑同时吓着了羊群,其它的羊也停止了吃草,竖起耳朵机警地听着附近的动静

  这时,老张头乐呵呵地走过来“你小子不好好割草,敢情在这儿睡大觉哪”亦趋倒是十分认真地说:“呀,老张叔,你老可是救了我一命啊”接着解释道:“刚才又累又困不知怎么就睡着了,正做恶梦呢,吓死人”

  共 278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好一篇野外惊魂文章一开始,就开门见山地以“突然”两字开端,然后在主人公亦趋的带领下,我们亦步亦趋一步步往下走,就觉得惊,就觉得险,就觉得吓人,就觉得阴森作者用高超的文字驾驭功力,让我们如坠云里雾里,让我们以为我们面前展开的一场恐怖灵异的悬疑剧,然而故事的结局,却温馨地让人不由哑然因为这所谓的旋风、所谓的黄裱纸和血,所谓的鬼火,原来只是一场梦罢了非常精彩,引人入胜,倾情推荐,感谢赐稿梧桐【:灿若舒锦】

  1楼文友: 15:42:48 好一篇野外惊魂非常精彩,引人入胜,倾情推荐,问好晚风

  回复1楼文友: 08:42:11 舒锦辛苦了,致敬

  2楼文友: 08:5 : 6 想象力真丰富,佩服你呀

  我的文字都是流水账,记录生活,自娱自乐

成人护理垫选哪个
类风湿应该注意哪些
冠心病日常用药通心络有效吗
待产要不要备成人护理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