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漂泊的梦

发布时间:2019-08-14 19:04:23

暮色四合,深圳皇岗公园响起欢快的广场舞歌声。石厦、皇岗两个社区的居民纷纷涌入人流,轻快而熟练地移动着舞步,轻松惬意写在脸上。就在附近,有一个群体与众不同,此时,他们或是正载着客人奔向各自的目的地,或是刚刚完成交班,在家里风卷残云般填食。 他们是漂在深圳的攸县籍的哥。图为2012年10月22日,深圳市福田区皇岗社区,的士司机疲惫地回家吃午饭,饭后的午睡从来都是不曾享受的奢侈。潇湘晨报记者 刘有志/摄 向佳明/文

在最初的描述中,深圳是一个梦想家的乐园。攸县的哥身上也有着一个个关于梦的故事:易洪波,脱掉西装革履,靠勤奋拿到了深圳户口;谢勇波,想在深圳找到他的 第一桶金 ;刘运其,下决心要还清所欠的债务 然而,现实的倒逼,他们的梦想往往像肥皂泡,纵然五彩缤纷,结局总是不堪一击。图为深圳市福田区石厦社区是一个住满了攸县的哥的城中村,这里是他们的第二故乡。

成为深圳人的易洪波,买不起深圳的房子;谢勇波的的士合同快要到期, 第一桶金 却还没找到;刘运其想投资车牌,结果被骗得精光。 来深20年,攸县的哥会把深圳当作他们的 第二故乡 ,只是能够成功如易洪波者少之又少。大多数人会重复别人的人生轨迹。年龄大了,不开的士了,回攸县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最后,能给这种一厢情愿的牵挂给出注脚的只有两个字:漂泊。图为深圳市福田区石厦社区,易洪波与妻女租住的一套不足40平米的房间里,墙上挂着毛主席的照片和激励自己的话语。

对攸县新一代的年轻人来说,如今的深圳早已没有当年的诱惑。攸县的哥这个在深圳维系了20年的稳定群体,人数已呈现出下降的趋势。或许有一天,攸县的哥聚居的城中村会被改造,会被一座座摩天大楼取代,好像他们不曾来过。图为株洲攸县人易洪波,12年前放弃 铁饭碗 独自南下深圳,成为一名的哥。这些年来,他不但成为行业中的佼佼者,拿到了深圳户口,还坚持在车轮边写作,写出50多本 的哥日记 。

图为10月24日,深圳市福田区石厦社区,一名女子乘坐的士。深圳市客运交通管理局的数据显示,深圳每五名的哥中,就有一个攸县人。攸县的哥会把深圳当作他们的 第二故乡 ,只是能够成功如易洪波者少之又少。大多数人会重复别人的人生轨迹。年龄大了,不开的士了,回攸县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谢建乐,2000年来到深圳开的士,在他的带动下,弟弟、妹夫 、两个儿子、侄子都做了深圳的士司机。如今,谢建乐和老婆谢文姣(左)一家8口挤住在一套两居室里,他的的士合同快要到期了 ,打算回家种地。

图为深圳市罗湖区东门步行街,排队等乘客的出租车排起长队。运营成本增加了,坐车的人少了,如今的深圳早已没有当年的诱惑。

谢茂波,200 年来到深圳开的士,父亲谢建乐准备回攸县,他举棋不定。在这个城市工作,在这个城市生活,努力融入这个城市,但是,攸县的哥很难说自己已经是深圳人。

深圳市福田区石厦社区,的哥倚在公用电话亭里用攸县方言打电话。现今很多原籍攸县的学生,可能不会说攸县话,但普通话一定说得很利索,不时还能蹦出几句粤语。

90后 的哥吴盼在深圳呆了12年,成为一名真正的深圳人是他的梦想,但对于未来他很迷茫。 攸县的哥这个在深圳维系了20年的稳定群体,人数已呈现出下降的趋势。或许有一天,攸县的哥聚居的城中村会被改造,会被一座座摩天大楼取代,好像他们不曾来过。

漂泊 的梦

男性不育检查
成都曙光医院举行5.12国际护士节庆祝活动
专家告诉你女性朋友引产术前要做的检查都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