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重返埃德加 第四十六章 尼赫拉姆(十三)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7:06

重返埃德加 第四十六章 尼赫拉姆(十三)

与之前的团状相比,这一次火之柱在物质界的象征所凝固的形态更像火焰,重重叠叠,远远望去,好似巨大的石头花。一度狂暴的火元素随着火之柱的重新沉寂而平静,如果不是焦黑土地和化为灰烬的帐篷能证明之前发生过的灾难,很难相信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空气的热度在不断消退,已经微微亮的天空再度阴沉,乌云密布,并伴有阵阵雷声。

阿萨抬头,这是要下雨么?

对元素比较敏感的薇拉更是露出诧异之色,明明感觉到林克的气息就在附近,却见不到他人。连订立了契约的自己都如此,其他人就跟不用说,根本无法定位林克的具体位置。

哗啦——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刚经历了惊吓的兽人们又接着体验了一把狂喜的滋味。持续了大半年的干旱终于得到缓解。

与沉浸在得救和下雨双重喜悦中的绝大部分兽人不同,萨满们喜忧参半。既为旱情得到缓解而长舒一口气,又为自然之子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而忧虑。

同样是信徒,同样是神的使徒,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羡慕、苦涩、畏惧各种情绪掺杂在一起,让他们的表情也随之阴鸷、难看,与周遭的欢喜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阴暗的灰色天空中划过一道亮色,一闪而逝的火焰在触到地面的瞬间变形,正是半天前曾以火狮形态离开的林克。

“卡奥戈已接受你们的提议,接下来就让我们好好谈一谈结盟吧。”

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语气,贡格尔却生出一种诡异之感。

还是那人,面容、身形没有丝毫差异,力量和气息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若有若无变为无法忽视。千万人当中也能一眼认出,气势也更加盛气凌人。

最终,还是见多识广,城府老练的罗戈先从复杂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这雨短时间内不会停,总不能就这么站在雨里讨论结盟的详细情况吧?他转身朝自己族群比划了几下,立刻有十多名兽人奔向还未完全损毁的部落帐篷。三下五除二,很快就移来一顶不大的帐篷。石块、木头、草垛,甚至是散发着腥臭味的皮革,所有能充当临时座椅的都被搬了进去。由于体积太小,容不下所有部落的萨满,经过短暂的协商,留下排名靠前三的萨满负责商谈,其余组织族人收拾整理未被火焰摧毁的物资。

充斥着泥土味、水气以及汗腥的帐篷里,贡格尔、罗戈以及不怎么说话的斯塔利并肩站着。目光一致看向以林克,对他身后的其他三名外来者视若无睹。

“我这人不擅出谋划策,制定不了详细完善的条规。我的要求不变,不硬性规定你们必须出多少力,完成什么高难度的任务,我要的只是诚心诚意的合作,在完全击溃不死帝国之前不背叛盟友,就这么简单。能做到吗?”

通过仔细的推敲。罗戈从这段话中找到了隐晦的暗示,老萨满握紧了手中身份象征的权杖。说出了让另外两位同族都侧目的话。

“您的意思是……兽人结盟的对象仅限于您?”

“是柱,而非我个人。”

林克更正,但他也没有否认。

内厄姆满面怒容的向前走一步,但也仅仅是这一步,他随之记起自己的任务。他所代表的是晨曦,目的是就近监视林克。看他是否会变成第二个希克斯。至于反亡灵同盟,有神灵的促成,物质界的信徒没有说不的权利。

“阵营和神祇之间的不和与争斗不会因为盟约而终结,同盟的各方只是在湮灭希克斯及其创造的不死帝国这一点上达成共识。”林克从来就没想过化解同盟内部的矛盾,理念、信仰、阵营。相互敌对的不同种族又怎么可能真的放下成见,能加入已是极限,至于合作嘛……已经失败的自然同盟就是最好的例证。

与其强求同心协力,不如让它们各自行动,还来得有成效。

话说的在理,三名兽人萨满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自然之子出乎意料的通情达理呢。

“需要签订契约吗?”一语双关,罗戈的意思是问是否需要签订书面的协议。尽管兽人不兴这一套,但考虑到对方人类出身,他还是问了。

“契约神圣却非万能,它无法阻止背叛,是否遵守约定也不是你我可以左右。”知道兽人习惯了口头誓言,林克也不跟它们讲究人类流行的那一套。局势的变化谁也无法预料,就算是定下因果律,也会在神灵的干涉下扭曲。他要做的,只是说服。以利益为诱,促使兽人主动加入讨伐亡灵的大军之中。

三名萨满对视之后,做出了决定族群生存的决断。

反亡灵的同盟又增加了一个新成员,并未让内厄姆感到高兴。

离开帐篷,他拉住了林克的手臂,态度坚定:“我需要和你谈一谈。”

视线越过面容坚毅的黎明骑士,与薇拉对上,林克用意识与之联系。

【不要跟来,我要和他私下,好好的谈一谈。】

一前一后走离忙碌的兽人定居地,直到走得足够远才停下来。

双手自然垂在身侧,林克神色平静,看不出有丝毫的紧张或忧虑。较之几个月前,成熟稳重了不少,这次他不是刻意装出的无谓,而是真的有底气。与卡奥戈的接触,使得他能真正使用属于火之柱的力量。更何况,卡奥戈的神技是‘现’,有了火之柱的承认,力量的使用比过去更加得心应手。

无力、淤塞感统统消失了,随心所应,仿佛这世间没有做不到的事。这感觉太过美妙,难怪不时会有自然之子堕落、叛出的事发生。

林克稳了稳心神,将注意力放回满脸肃穆的内厄姆。

“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晨曦为何让你与我同行了。”

若换做以前,内厄姆肯定会为林克狂妄的语调和说辞拔剑相向。可如今,他不能也不会动武。

抛开身份的差距与性格的不和,单就位阶而言,他已不是林克的对手。若说初遇之时,林克还只是一个刚跨入大师阶,不知如运用自身力量的异界人。现今,站在他面前的已是一个能将力量运用自如的圣职者,一个真正的自然之子。

明明有着人类的外表

,气息却早已脱离人的定义,成为完完全全的非人生物。任何有理智和见识的人,都不会再把林克当做是‘人’。至此,林克终于成为了真正的自然之子,不是空有力量的异界人。已经有两位柱承认了林克,并赋予了行使力量的权利。

在脑中千回百转的疑问与质问说不出口,内厄姆泄气的耸动肩膀,发出一声无奈的苦笑。

“我讨厌你。”

本以为会听到关于兽人加入同盟的质疑,不想,内厄姆最终说出口的却是这样一句。林克哑然,随即,他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近乎相同的表情。

“我知道自己的性格不讨喜。空想主义,过于理想化,固执、怯懦,甚至有些优柔寡断。唯一可以自傲的,大概只有备受批评的无欲无求吧。”

“我讨厌你不是因为我们的个性截然相反,而是你的境遇和所作所为。”长叹一声,内厄姆也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对林克说这些,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下来,索性一股脑儿地说了。

“不止是我,绝大部分讨厌你的人最直接也是最根本的,是你没有经过努力就获得了无数人终其一生也不可能的力量。要知道,这个世界的人类已经弱到只比野兽类强的地步。只有不思进取的贵族和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才会为比兽人聪明、拥有最多领地而沾沾自喜。人类早已失去了创造帝国和自封为神的力量,属于人类的白银时代早已逝去。”

性格使然,内厄姆的言辞一向简洁,不止是对林克,对其他人也鲜少如此长篇阔论。他一向都是说的少,以行动表示。所以,他这一举动也大大出乎林克的意料。还没等想好答复之词,内厄姆又接着说道。

“就连恪守晨曦教义的我都难免会生出不平与怨怼之心,更何况是那些心智不坚的人。”

“你……”

“惊讶我为何会说这些?”内厄姆将视线调转开,移向渐渐照亮天空的巨大火球。那是他的信仰,光明与公正的晨曦的在物质界力量的具现,“既然接下了这职务,不论愿不愿意,你都必须承当起与力量相匹配的义务。否则,你只有像你的诸多前任一样,要么堕落,要么死。”

林克嘴角微抽,这个还用你提醒?

“后悔吗?怨恨过吗?命运的不公,为何要遭受这样的待遇?”晨曦的阳光由淡转明,渐渐耀眼,变得无法直视,内厄姆眯起眼。只是这一次,他的提问没有再让林克愕然。

后悔和怨怼什么用?能改变既成的事实?

“到异界生活是我的梦想,柱实现了我的愿望,很公平的交易,没有什么可愤怒和不甘的。同样的话,我对多伊尔和薇拉,对罗蕾莱都说过。最终做出选择的是我,是我选择了这样一条路。你可以这样回答弗朗切斯卡,回答晨曦,我对封神一点兴趣都没有。”(未完待续。。)

河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昭通整形美容费用
衡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河北治疗妇科方法
昭通整形美容手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