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广州老城区亾口比例下降问题多亟待转型升级

发布时间:2019-07-11 13:35:46

广州老城区人口比例下降 问题多亟待转型升级

-越秀老城区历史文化街区与专业市场分布图

老城区有没有空心化隐忧?5月8日,南方策划的“广州大城故事”系列报道,推出了第二篇《老城区,骑楼下的守望与重生》。报道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不少读者通过微博、留言,围绕老城区空心化问题展开讨论。

正方老城区空心化问题确实存在

广州市公务员薛先生说,昨天他看了本报报道《老城区,骑楼下的守望与重生》深有感触。薛先生说:“我去北京路的时候发现,那些房子很小,阴暗、潮湿。老城区的衰落、新城区的兴起,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现在老城区还有比较好的教育资源,要是老城区的教育不好,估计在那里住的人更少了。”

薛先生说,文章中写到,北京路旁老房子4万一平米,但是有价无市,住在里面的老人搬走的搬走、去世的去世。他觉得老城区有点像现在的农村,多为老人家守住屋子,其实平时没多少人住。但说到老城区的重生,文章也难以给出明确的对策建议。

“说到底,还是人的问题。人多则兴,人少则衰,人无则亡。”薛先生认为,要使老城区“重生”,关键还是靠“人”,靠吸引有活力、有购买力的新居民。

读者黄先生说,现在老城区“空心化”最明显的就是骑楼街。这些房子大多数是解放前的“私房”,经过战乱和文革变成了无主房屋,只得由政府代管。政府想改造,但是没有足够的资金推进整体改造。如果政府能明确“私房”产权,把老房子拍卖出去,新业主就有动力对老房屋进行改造,政府只要严格规定历史建筑的改造限制就行。

针对读者黄先生的建议,做了进一步了解。广州目前尚有至少2709套“文革”时期的“代管房”找不到业主或无法进行产权分割。“文革”期间,绝大部分私房业主不敢收租管业,租赁关系混乱,房屋失修严重。于是,1969年9月,当时广州市革命委员会决定由房管部门接管私有出租房,代收租,代修缮。后来由于无政府主义思潮的泛滥,出现了挤占私房住房的现象。“文革”结束后,广州市花了很大力气退回挤占房,但仍有2700多套无人认领或业主已逝、没有明确代理人,于是广州市政府把这些房屋全部转入代管或内部托管。“代管房”产权不明,是旧城改造难以推进的重要原因之一。

反方老城区房价越来越高想挤挤不进

“老城区如果真的‘空心化’,为什么房价不降呢?”市民郑先生在看了本报的报道后发出这样的疑问。郑先生说,他2009年买房时,五羊新城一带的二手房房价与番禺区新房差不多,都是8000多一平米,五年过去,五羊新城的旧房已经2.5万一平米,房价是番禺的两倍。郑先生的小孩即将面临读书问题,他想搬回老城区住,只是承担不起老城区的高房价。郑先生说:“搬出老城区,主要是因为房价太高买不起,不是因为房子旧。”

郑先生说,老城区毕竟集中了很多优质教育资源、医疗资源,要上学和要养老的人都喜欢住在老城区,这才是真正的“刚需”,短期内是难以转变的,因此老城区“空心化”的问题应该说总体上不存在或者不明显。

读者陈先生说,他住在老东山一带,给他的感觉是近年来老城区人口密度越来越大。“旧房子拆了,马上盖上容积率更高、密度更大的新房,人口越来越多,以前不怎么堵车的地方,现在都堵车了,路边的停车位现在也靠抢,怎么空心化了呢?”

调查越秀13街道人口比重下降,多为历史街区

查询越秀区、荔湾区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发现,2010年相比2000年,越秀区、荔湾区在绝对人口数量上都有增长,但增幅明显低于全市平均水平。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荔湾区十年共增加6.52万人,增长7.82%;年平均增加6520人,年均增长率为0.76%。越秀区十年共增加常住人口11万人,增长10.52%,年平均增长率为1.01%。越秀、荔湾作为广州市的老城区,十年中人口增长均快于全国年平均增长水平0.57%、低于全省年平均增长水平1.90%、明显低于全市2.48%的年平均增长水平。

还发现,普查结果还显示,越秀区22条街道中,有13条街道人口比重比十年前有所下降,如果把这13条街道的地图与越秀区历史文化街区地图、专业市场地图重叠,会发现其中有很多重合之处。说明老城区有些街道确实出现了“局部空心化”趋势。

-专家说法

高端公共服务

不应聚集老城区

省社科院区域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认为,如果不带感情的话,说广州老城空心化是符合现实的,“但是大部分人谈起老城区空心化,总是带着惋惜没落的感觉”。

丁力认为,就是因为这种复杂的情绪,又使得老城区在被勉强加以不再属于它的使命。丁力这样解释,老城区曾经居住着城市的高端人群,随着老城区不断衰落,这些人群总是要千方百计想把老城区的历史脚步保留住,要赋予它更多的使命。

“其实老城区有自己的历史使命,老城区要承认局限性,比如城市功能规划没有新城区好。但是,现在老城区还在承担城市过多的公共服务,而且政府在规划中也会不自觉地把高端化产品规划给老城区,其实这样反而会让老城区负上更加沉重的担子,老城区楼价居高不下便是一个例证。”丁力认为,老城区是否能够重生不是由政府决定的,必须由市场主导政府引导。

丁力认为,要让老城区焕发活力的同时,政府应该更加关注老城区中的弱势群体,帮助其跟上时代,而不是一味地更新改造老城区产业,注入新鲜血液。

省社科院社会学与人口学研究所所长郑梓桢说,广州老城区空心化的隐患是存在的,但是老城区也有其价值所在,这里资源丰富、寸土寸金。未来老城区发展在于搬迁或者三旧改造。

“但是,对老城区的规划要以保留历史为前提,不能一味将老城区功能变成房地产,这对城市发展是短视行为,政府不能打着关心老百姓的旗号把老城区的地卖给开发商。”郑梓桢认为,政府要理顺老城区空心化的话,必须规划先行,将老城区的发展与广州整座城市的发展联系起来。 (曾妮)

原标题:广州老城区人口比例下降问题多亟待转型升级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微平台商城
做seo网站优化需要知道的细节
微信上的小程序怎么制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