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诗人黄亚洲旅游笔记烟台十一唱

发布时间:2019-06-08 09:12:13
宝宝鼻塞咳嗽打喷嚏
小孩咳嗽痰多怎么办
宝宝感冒鼻塞打喷嚏

大海坐落在烟台的北面,同时也坐落在烟台的南面。由此看来,海风以穿堂风的姿态在自己家里走来走去的时候,烟台是一道宽阔的门槛。

但是,也可以这样看,当海浪撞上堤岸而让水花飞舞的时候,烟台就拉上了烟。

而且,当烟台的云烟以水汽的形式弥漫为诗歌的时候,星星点点的海鸥,自然就是诗句里的逗点;敦敦实实的岛屿,自然就是诗句里的句点。

那么,现在可以说了,烟台是一首朦胧诗,因为烟台有烟。

烟台是海洋的诗篇。

海阳路边的苹果

没想到挂满苹果的树木是这样的好看,红的多,绿的少。太阳,就是树里面的无数的碎片。

没想到太阳躲在树杈之间就是这样不肯出来,整整逗留两个季节了,它很留恋。

我看见一位有着太阳颜色的女子站在林子前面,她向停车人招手,笑着说可以走下路面看看,一斤四元。

原来,美丽的太阳是这个价钱。

我咬了一口,才知道,原产地的太阳,可以是这样的甜。它的光线是带皮的,太阳的黑子其实应该叫做果核;原来烟台苹果是一个象征,它是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那种光芒的源泉。

我站在路旁,望着笔直的道路通向天边。我现在的目光是这样的明亮,甚至带着一种脆脆的甜;我知道那是我心间的太阳开始发光发热了,我此时的眼神,应该叫做光线。

人应该经常补充一点什么,就在平日,就在路边;但是,这东西最好经过精心选择,最好有太阳般的新鲜。

海阳:“地雷战”实景演出

在地雷爆炸之前,我看见村民正扮演着村民——我是说,我看见了一九四二年的乡村实景。

卖鸡蛋的、吆喝冰糖葫芦的、纺线的、推车的、打铁的,现在的村民脸上全是一九四二年的表情。忽然,瞬间响起锣声,说是青岛方向开来了日本兵,十足有一百名。

于是群情激奋,脑子里每一根弦都连接上了地雷的轰鸣。

谷仓爆炸,碾子飞升,瓜果冒火,石破天惊。

一个村庄,就是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处处是冒火的人民。

我现在的观点是:哪怕身处核子时代,地雷及其背后的人民战争,依旧有强大的生命。

地雷其实不是地雷,是人心。

我愿意断定:一根细细的弦牵着的,并且顺利炸响的,是——历史最终的命运!

海阳这座城市

对于海阳,没有什么可说的,她与我梦中的城市十分相符。

所有的街路都像是七彩的虹霓,要通过树林之后才通向建筑;每一片繁花都会推动海风,表达自己对于地理与季节的感悟。

亚洲沙滩运动会址能选定海阳,绝对是独具慧目;委员们投票之前,早已被长达六十公里的美丽沙滩所征服。

他们明白,海阳的每一粒沙子,都是一粒合格的音符,如果说那一波波海浪的曲线,一直是海阳的五线谱。

主人向我介绍,这座城市,这些年,一直被理想与憧憬所搬运,而那些搬运工的名字,就叫做毅力、智慧和汗珠。

我现在需要遥望大海上两座正在兴建的人工岛,想象游艇、冲浪、帆船、别墅;我不会是这些名词的主人,但是我依然想表达我真切的感谢与祝福。

因为海阳,你是这样浪漫地装点了我的梦,让我的梦,从此——跨越了蓝图!

牟平:湿地公园

牟平湿地公园由下列词语组成:

水鸟、睡莲、栈道、花海、湖心岛、水上树林。

外加下列两个理性的词汇:

面积五百万平米、投资十五个亿。

一个城市的人,从此,都有权利来做一只水鸟,如果他们愿意尝试让自己雪白的臂膀,在每天的黄昏矫正为浪漫的双翼。

一个城市的孩子,从此,都有权利来做蝴蝶,如果他们喜欢让自己蹦跳的双脚,借给花卉来挽留春天。

湿地是城市的肾,园林是城市的肺,两者迭加,一个城市就饱满了胸膛。

一个城市,本来就该是这样挺拔的形象——就该有一大群从湿地或者从童话里起飞的水鸟,随时,能栖落于她的肩膀。

南山集团的概念

我这样说:进入南山,就是进入地理概念。

胶东半岛的经线和纬线,为南山集团的缤纷,扎了一群地理花篮。其中最大的四个,竟然占到龙口县面积的七分之一。

没有这么宏阔的面积,怎么安放这些体积庞大的产业:能源业、铝业、精纺业、港口运输业、旅游业、金融业、教育业、房地产业、航空业!

尤其是航空业。我已经看见一群意气风发的飞行员,正列队走出“烟台南山学院航空学院” 。他们手中的一百架公务机模型,正毫不犹豫地将地理的概念扩大到了蓝天。

我看见了城市中的城市。这成百上千幢的高楼,这些红绿灯闪烁的十字路口,竟然都属于同一家企业集团。

一群雀鸟从南山集团的左肩起飞,飞半个钟头,落下的,是南山集团的右肩。

而那座世界第一铜铸大坐佛,也以其三十八米半的高度,以其右手举起的无上智慧,为中国山东,奠定一个崭新的地理坐标点。

我又这样说:进入南山,就是进入历史概念。

因为,我在历史的混沌中看见了一粒胚胎,它叫宋家村,两百六十户庄稼汉。

那一天,迎接这粒胚胎降生的,是这么一首恐怖的摇篮曲:“要吃前宋饭,得拿命来换,女大往外跑,男大娶妻难。 ”

但,只短短的发育时间,它就兼并了三十四个村庄,又向大海吐出了巨大的人工岛,还向全国的许多城市延伸出自己的如同树杈一样不断分岔的血管。

至今,专家们还激烈争辩在那架显微镜或者望远镜的旁边,争论一粒胚胎之所以爆发的因缘,争论一个星系的诞生和一部史诗的上演,争论最初的两百六十户庄稼汉现今怎么全数住在两百六十多幢独立别墅里面,以鸟鸣代替鸡叫,用花香每天擦脸。

我必须这样说:进入南山,就是同时进入地理和历史两个概念。

我也必须校正我思想坐标中的许多数字。我的国度,可能,依旧是一个农民革命的国度,但是,庄稼地的春夏秋冬,真的,能使人间无比灿烂。

雷神庙战斗遗址

让我们伸手,触摸这些由恶狠狠的“三八大盖”所造成的弹孔。日本兵密集的枪弹射穿一九三八,把雷神庙的这块石碑打成了一窝马蜂。

我愿意让我今日的思考,成为一粒粒弹孔。我愿意强调,这一场坚守战的最终胜利,是由于天黑之后的那一次支援,是由于一群国民党的弟兄。

让我大声地读出两个姓名。在这一天,这两个姓名都是雷神与狂风!——守在庙里的那位,叫理琪,他受命中共,主持胶东;从外地扑过来的解围的那位,叫张建勋,他拉着一支国民党游击队,土烧一喝就能冲锋。

请允许我,永恒地搬出这里的雷神与霹雳作证——面对日寇,所有的中国弟兄,都必须骨血相通,生死与共!

请允许我建议,对这个道理还含含糊糊的人,请他们迅速前来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雷神庙,请他们面对石碑上的弹孔,思索这道题目:二十几个坚守的男女,究竟靠着什么,最后,击退了一百多个日寇的猖狂进攻?

石碑的大名,叫做功德碑,虽弹痕累累,却端端正正记录着我中华民族之功,让人一读,就泪水汹涌。

养马岛日出

一次猝不及防的幸福——躺卧于床上,透过落地玻璃,观看大海日出!

一切都源于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我在拂晓时分,偶然拉开了窗帘的大幕。

我突然就发现一种淡淡的乳白色,正被宇宙的东方一小口一小口地吐出。黄海以自己的浩瀚和沉静,细心地落实着这个伟大的任务。

乳白色正在慢慢地转成淡黄与粉红。一种惊心动魄的事变,酝酿于海平线与地平线的交界之处。

我听见了一种由远而近的隆隆声,感觉整个养马岛都开始了震动,我的大床发出可怕的吱嘎吱嘎的惊呼,甚至整个胶东半岛都在剧烈沉浮——当然,这都是发生在我感觉里的事,此刻,实际上,整个黄海寂静而肃穆。

我不想描述那一刻,天与海是怎样地突然开裂;也不想形容那一蓬神圣而鲜红的火焰,是如何地义无反顾;我只想说,我躺在床上就被霹雳击中,一时间泪流如注;我只想问,我们何时才能把“壮丽”这个久违的词汇,再请回我们的人生画图?

从昆嵛山出发

昆嵛山出发,七十四岁的丘处机,仰天长啸。那是成吉思汗一二一九年的召见,千里迢迢。

我总是想象,迎面炽热滚滚的风沙,如何以邪说的姿态,一阵阵痛击他的额角;我总是想象,沿途居心叵测的大河,怎样用热情的漩涡,一次次绊住他的双脚。

三年之后,终于,西域雪山的军帐,奏响了迎客的号角;而他一坐下,就开始对成吉思汗布道。他郑重提醒,征战不可犯滥杀无辜之罪;他反复阐明,厚生应以清心寡欲为要。

这些道理,都是他的老师王重阳在昆嵛山提炼的,王重阳炼出的仙丹,典籍上称作“全真教” 。

丘处机把一座胶东的山,让成吉思汗整个儿吞了下去;他让一个马蹄上的朝代,为一种道理发酵。

终于,他被任命为“国师” 。终于,整个国家的教鞭,都由昆嵛山的树木制造。

必须从昆嵛山出发,必须七十四岁骑马上道。丘处机在中国历史里,从这一页走到下一页,千里迢迢。

我总是想象他翻山涉水的模样,也总是想象,在中国,最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说教,能将一个时代彻底击倒。

龙泉小镇,华清第二汤

“第一汤”之荣誉,自然不敢掠美,那是陕西华清池,可以永久属于唐明皇与杨贵妃;而这里是“华清第二汤” ,大名龙泉汤,据说源于蛟龙吐水。

清末诗人王萍有句,说是“行人浴罢闲相语,可似华清第二汤” ,原来古人早已敲定一槌。

蛟龙吐出的水温,始终保持五十六度,那是由于这条龙是热心肠,对这个秀美的小镇,早已有所心醉。

四十多种矿物质,在汤里和谐荟萃,可以称为“硅水” ,亦可称为“氟水” 。龙泉镇八位百岁老人一起出门,以他们温润而年轻的嗓音,邀我下水,洗却旅途劳累。

王重阳从陕西的终南山,一路寻来这里的昆嵛山,其中之道理非常深邃。或许就是他反复泡汤之后,才在昆嵛山创建了“全真道” ,洗浴导致蝉蜕。

这才恍悟,道家经典的那种博大与浩瀚,源于这里的蛟龙吐水。

今日我学王重阳,也以浴汤买醉。却不料想,三番泡浴之后,周身都有蛟龙之味。你们听着,我对自己有个小小的估计,我从此开口说话,必是甘泉之涌,字字珠玑,句句纯粹。

观水镇:苹果节

由于果实的沉重,每棵树都矮了一尺到二尺。

套袋的是月亮,不套袋的是太阳。春天与夏天也跟它们躲在一起,就躲在树叶间和树杈上。

这些圆圆的红色,一口气就把整条山沟填满。秋天像是一场大水,在山沟里流淌。

此刻,请允许我独自逆流而上,任我的前额乒乒乓乓地撞响太阳与月亮。

苹果林一座接着一座,在我胸中依次开放;我肋骨的栅栏,早已变形与鼓涨。

镇子的主人追上来,把一只采摘袋递到我手上。我明白,这结实的袋子,专门用于装载人生、幸福与阳光。

观水镇,你把一个节日的名字,取得真好听。这样的词汇,在汉语词典里,最具温润与光芒。

那么,就让我在苹果林的深处,完成这篇小小的诗章;让我写下的每一个字,都像一粒果核而且具备开春的力量。

我希望躲藏在这里的太阳与月亮,都能以烟台苹果的名义跑出去,照亮我所有熟悉的或者陌生的门窗;我要让我的具有苹果香味的诗行,成为其中的几束光芒。

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介绍7月1日起实施的境外旅客购物离境退税政策有关情况
第68届戛纳影节发海报 致敬英格丽褒曼诞辰百年
贾乃亮大谈择婿标准:李小鹏称“威廉挺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